兔兔今天也很可爱

德国队痴汉/阿花小兔太美/SDJ2大法好/APH永不毕业/米英/北欧夫妇

【诺狮诺】论某次国家队的日子

summary:小狮子在国家队训练期间感染病菌导致肠胃不适,一次和糯糯事后发作严重,把男票吓坏了。
这是一场激烈的性事,结束后小狮子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几点了?”他问。
身边的男友捞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12点一刻,不算晚。”
“那是你。”即便眼皮子睁不开,小狮子还是不忘挤兑几句:“我可记得某人喜欢半夜打电话,打起来不知几点的。诶,嘶~”
莱诺收回了放在小狮子腰上的手,刚才那一下力度不轻不重,不过足够让怀里不听话的人闭嘴,随即改为轻轻地按摩,毕竟明天还有训练呢,他们可不想被教练骂。
“赶紧的,洗个澡,睡了。”莱诺一手托起男友的膝盖,把人抱了起来,怀里的人手无意识地抱在他的脖颈处,脑袋刚好搁在他肩上,金发摩挲着他的胸膛,呼吸均匀,声音似有似无“嗯。”他才不会说,他爱死了小狮子这时候软软的声音,一点都不像狮子。
浴室里小狮子更是任他摆弄,莱诺忍住了再来一次的冲动,帮男友换过睡袍,抱回床上,小心地盖好被子,此时的小狮子已经在他臂弯里睡着了。
“晚安。”莱诺在对方额头印了一个吻,关掉电灯进入梦乡。
然而这么美好的睡眠时间只持续了不到四个小时。起初,小狮子突然挣开他的怀抱冲进卫生间的时候,莱诺并没有多少在意,迷迷糊糊中只觉得男友进去了好一会还没出来,正打算起身看一看,听见了男友一声轻轻的“哎呦”,顿时睡意全无,一边开了床头灯一边问道:“怎么了,Marc?”
“没事,我刚撞到了门,你睡吧。”
莱诺才不信这个撞门的蠢蛋会是自家男友,干脆起身,光着脚走了下来,正好对上出了卫生间、同样没穿鞋的小狮子,在床头灯幽暗灯光的照射下,莱诺注意到他家小狮子的脸色似乎有些惨白,眼底一片鸦黑,唇上有明显的牙印,没用发胶固定的金发软趴趴地覆在额头,年轻门将的身体微微有些佝偻,这使得他一手扶着墙,似乎这样才能站住。
莱诺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慌忙扶住小狮子,握住的那只手手心里冰凉、黏腻,他感觉到人在自己怀里微微颤抖着,把大半重量压在他身上。
“你哪里不舒服,别吓我,Marc。”莱诺拨开那人额头的金发,手下的皮肤温度有些高,他感到小狮子的手环住他的后腰,人往他怀里蹭了蹭,片刻才说:“你很少叫我的名字,刚刚叫了两次。”
虽然语调是调侃的,但声音里的沙哑和虚弱却怎么也掩饰不住,莱诺不由急了,说到:“这时候你还有心情说笑!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打个电话给队医?”
“没事,就是有些腹痛,可能我吃坏什么东西了,天亮再告诉队医也不迟。”小狮子疲倦地把头靠在莱诺肩上,“我们回去再睡会吧,早上还要起来训练。”
这样了你还打算训练,莱诺腹诽着,心想无论如何明天一大早必须去找队医看看,低头看见男友还光着脚,一把把人抱起放在床上,哄道:“你好好睡,不舒服了叫我。”小狮子应了一声又闭上眼睛,莱诺却不敢睡了,把床头灯调到最暗,就那么静静看着男友。
果然,没过一会,小狮子的眉头又蹙了起来,手无意识地放在小腹上,整个人蜷缩着,看着就知道痛的很厉害。莱诺心疼极了,用力抱住男友,替他擦了擦汗津津的额头。小狮子慢慢睁开眼睛,看见男友惊忧的眼神,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说到:“你不睡呀,我没事的你放心好了。”
“疼得厉害么?”莱诺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其实他心里有些后悔,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他们太激烈了导致他身体不舒服,要是这样的话莱诺简直想打死自己。
小狮子似乎是猜透了莱诺在想什么,抓住男友的手,说到:“我真的没事,你别多想。”说罢还往人怀里蹭了蹭,莱诺最受不了对方撒娇的样子了,毕竟他们在U16起就充满了争吵,甚至差点打起来,后来他们长大了,慢慢不再争执,再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即便已经在一起,有些地方还是会别扭,比如,他们很少叫对方的名字。
莱诺索性半支起身子,把小狮子整个人抱住,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好让男友把腿搁在自己腿上,这种姿势有些像抱孩子,这才往身后垫了个枕头,一手捂住男友的小腹,果然一片冰凉,看来那个人确实吃了不少苦头。莱诺在男友耳边的声音极尽温柔:“你再休息会,天亮了我带你去找医生。”
就这么别别扭扭的,天亮之前,小狮子又跑了两次厕所,后面那次出来几乎全身都被冷汗打湿了。莱诺急的眼圈都红了,反倒是小狮子自嘲了一句生病的又不是你,我还没急呢你急什么。
这天早上六点不到,德国队的队医刚醒就接到国家队二号门将的电话,那边的人火急火燎地告诉他们自己室友的症状,队医给了初步判断又叫他带三号国门来医务室。刚给医务室打开门,就看见一头汗的莱诺,横抱着裹一条薄毯的小狮子,脚上穿的还是拖鞋,显然是急急忙忙赶来的。虽然队医清楚这两人关系并不是外界传的那么紧张,但看见这副样子也有些吃惊,连忙给小狮子做一些基本检查。
小狮子昏昏沉沉的,腹痛和腹泻消耗了他不少精力,所以当男友抱着他找医生去的时候,他内心是拒绝的但根本没力气反抗,等现在有些好转了,看见男友汗衫短裤拖鞋的打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硬撵走了男友,叫他赶紧回去换衣服训练。
出了门之后,莱诺才感觉到自己的胳膊很酸,毕竟最后两个小时他都是一动不动抱着男友,还抱着一路狂奔的。揉了揉胳膊,莱诺才想起来打电话告诉教练和队长。不过他听到队长接电话时那边传来的“诶你把薯片给我”和打闹声时朝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这天训练对他来说简直度秒如年,心里还想着男友不知怎样了,加上睡眠不足胳膊又酸,看见爆射的那个球几乎直奔着他脸飞来急忙挡球,才勉强保住了这张脸。一抬头看见教练凌厉又夹着几分担忧的眼神,忙不迭道歉“对不起教练,我有些分神,我会努力的。”一旁的主力门将、娃娃脸胖子只是颇有深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莱诺才有机会碰了手机,里面躺着男友发来的信息“我在医院呢,医生说只是普通的细菌感染,很快就会好的,要观察一晚,别担心”。莱诺不动声色地回了短信,把手机塞回口袋,才感觉心情好了点。
“想什么呢?”莱诺感觉有个人拍了拍自己,还拉开他旁边的椅子坐了。他慌忙把手机塞进裤袋,一看是他们的主力门将,正一脸和蔼(?)地看着他。
“没事啦,前辈。”对于国家队这位门将,莱诺总是表现得异常尊敬,毕竟他们的年龄差不算小,他也知道想要达到对方的高度不是一两天努力就够的。
“你有心事,我看得出来。”诺伊尔笑了笑,细纹布上眼角,他深邃的眼睛闪过一道狡黠的光芒,“莱诺,你还没到我这个年纪,看起来还不懂得掩藏自己的情绪,你在担心什么?今天看起来似乎很心不在焉呢。”
“没什么,就是,就是...”莱诺不知道怎么去回答,因为确切清楚他们关系变化的,其实也只有基米希和小19两个人而已,他们其实并没有想好怎么开口和其他队员讲这事,难道说,我和那个差点打过架的人在一起了?!
莱诺恍神的功夫,诺伊尔早就上下打量了他好几遍,像要把他看透一般,不等莱诺说话,突然挥了挥手:“嘿,贝尼,朱利安,回去休息吗?”
莱诺一转头,看见沙尔克的队长和狼堡主力攻击手正有说有笑地走过来。贝尼的手插在兜里,略低着头,微笑地听着身边的人兴奋的话语,旁边的朱利安显然很是兴奋,不停地说着,有时还用手比划几下。小兔子听见诺伊尔的声音后朝他们看了一眼,随即说道:“是呢,怎么,曼努你去打牌?”
“才不是,我跟你们去吧。”诺伊尔站起来,凑到莱诺耳边轻轻说道:“马克和你,挺不错的。”说罢直起腰,大声说道:“我先走了贝恩德。”
莱诺几乎石化在当场,他忘了怎么和诺伊尔道别,只是目送着那三个人远去。他们看起来可真像一家三口呢,莱诺想。
傍晚莱诺早早回了房间,在房间里出神地转了两圈,抓了抓头发,唉,没那个人都不知道干什么好了,无聊中打开电视,又没找到什么想看的,掏出手机刷了会,隐隐听到隔壁似乎有些兴奋的喊声,这些打牌的人哦。不知不觉中,莱诺觉得眼皮很沉,昨天睡的很少,迷迷糊糊才8点不到就想睡了。
莱诺在感觉自己快要睡着的时候,门被打开了。嗯?难道教练来看了?莱诺并不是很想睁开眼睛,于是小狮子进来看见的就是一个四仰八叉趴在床上的男友,脸快被压变形了,小狮子扶了扶额,真不想承认这个人已经和他在一起了。吐槽归吐槽,小狮子心里太清楚这个人为什么这么早就睡着了,还是因为他呢。
莱诺迷糊中似乎感觉有人揉了揉他乱蓬蓬的头毛,本能地用手去拍,嘴里还嘟囔了什么,换来了对方一句,呀,我手才拔了针还被你打。莱诺太熟悉这个声音了,猛地翻身睁开眼睛,可不就是他男朋友嘛,正坐在床上笑着,如果忽略掉手上贴的胶布就更好了。
莱诺拉过小狮子的手仔细瞧了瞧,上面还留着输液过的针孔,还有些青紫,一想到刚才拍到了他的手背,莱诺不由有些心疼,握着他的手放到嘴边轻轻吹着。
小狮子手背上酥酥麻麻的,很是受用,一看到莱诺脸上的愧疚神色,知道他是想多了,刚想说话就听到莱诺先开了口:“你不是说要在医院嘛,怎么回来了?”
小狮子眨了眨眼睛:“我骗你的哈哈,其实我已经没事了,想给你一个惊喜来着,没想到没了我你睡姿那么难看。”
小狮子故作轻松的语气逗得莱诺也笑了,眼角几乎不可见的细纹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莱诺拉着小狮子靠在床上,一手隔着衣服揉了揉小狮子的小腹,问到:“还难受么?”
小狮子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活像一只懒洋洋的狮子,说到:“我好着呢,你别这样,是我自己吃坏了,跟那个…没什么关系。”小狮子说着说着脸有些泛红,赶紧装做没发生的样子去撩莱诺的头发,说着:“你黑眼圈咋那么重,很累是不是,要不我们早点睡了?”
莱诺看着小狮子撩着撩着自己害羞了起来,还把头埋进他颈窝里,不由笑了笑,故意加重语气说道:“是啊累死了,没睡好手也超酸,还被球踢到脸了。”
“啊?”小狮子抬起头托着莱诺的下巴:“哪里我看看...诶...唔。”
“贝恩德你这样就过分了。”
“哪里不对?”
“下次我要在上面。”

“哈哈哈哈哈哈你又输了托马斯,你怎么这么能输啊哈哈哈哈哈哈。”
“咳咳咳我这不是把注意都放在隔壁那了嘛,诶你们听听,现在是不是没声了?”
...
“托马斯看你正经那样就知道在胡说八道。”

大年三十放篇文就跑,好久没动笔了【捂脸】
拖了差不多三个多月吧,刚刚写的时候兔子还在狼堡呢【我的天】时间可以理解为猪波还没退役的一次友谊赛期间【握拳】就当他这样吧,不管怎样总算写完了(我才不会说是因为这几天刷到好几篇狮糯文想起来把它写完了)本来放假晚,假期一开始在学车没时间写,总算在这两天断断续续把尾巴结了,隔得太长我自己都有些忘了,大家凑合一下看喽,不喜求轻拍【卖萌】
ps:波波微博更了我好开心啊!!!
pps:祝各位亲鸡年大吉,没有吧(≧∇≦)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