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兔今天也很可爱

德国队痴汉/阿花小兔太美/SDJ2大法好/APH永不毕业/米英/北欧夫妇

【本德双子】他们都一样,唯独(下)

黑森林深处美得像童话,大小乔木、灌木均匀地分布在山间谷地,连带湖水也有着几分温柔缱绻。Lars放下手里的书,伸了个懒腰,回头看见一旁在躺椅上睡着的弟弟,双手合着叠放在小腹的地方,反面向上压着一叠画纸,头歪向一侧,发出均匀的呼吸。
Lars顺手拿起薄毯,盖在弟弟身上。十几天之前,他不顾一切将Sven从医院里接了出来,并向俱乐部请了长假,然后他们去了德国各个地方,兜兜转转的就到了黑森林,无论如何,Lars决定要陪伴Sven度过这段时光。离开医院的Sven显得更加衰弱,不但不能健步如飞,甚至无法走太久的路。有时他会突然睡过去几个小时,有时又彻夜对着星空无言无语。
Lars把弟弟的身体裹进毛毯里,看他并没有醒来的意思,就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许久,伸出手拨开Sven额头上略长一点的碎发,手指慢慢划过他最熟悉的鬓角、耳廓,时光好像回到了最初的时候,他们在训练完回到属于他们两人的家里,简单地冲个澡,Sven腰间松松围着浴巾,擦着没干的头发,打开冰箱找着甜食,而他,从背后搂住弟弟的腰,装作生气地打掉对方手里的巧克力,然后他们会在冰箱边接吻,分享嘴里巧克力微苦的甜味,Lars有时把手伸向弟弟腰间轻轻一扯,洁白的浴巾就软软掉在地上。他们从来没有走到下一步,但不乏坦诚相对,在无限的爱意里,还有一层再亲厚不了的血缘。Lars终于再也忍不住,柔软的唇瓣压上Sven的眉梢,眼角忍了许久的泪水恣意流淌下来,有几滴洇进对方的皮肤。他太爱他了,但是他马上就要失去他,他们只有十七岁,是天平的两端,Lars永远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这个天平不再平衡,他会怎样发疯,去寻找世界上和弟弟哪怕只有一丝一毫联系的一切。
他在微湿的空气里喃喃自语:“Sven,Sven,我应该怎么做,才能留下你?”
在游历了德国一遭后,他们回到家里。Lars每天几乎是寸步不离待在Sven身边,为这还被Sven取笑说占有欲太强。Lars虽一笑置之,但他清楚地知道,趁现在,把Sven留在自己身边,每一分,每一秒。
那一天来得很突然,Sven坐在餐桌边,吃着Lars精心准备的培根、荷包蛋、蔬菜沙拉的早餐,笑着端起咖啡杯,对Lars说你今天的衬衫真丑,还是深色的好看。Lars看了看自己的装扮,的确不好看,打算去卧室换一件,但双子天生的预感让他早上一直隐忧了好几个小时,他又一次看向自己的兄弟,映入眼帘的是Sven和平常一样的呆萌脸,于是轻轻捏起Sven的下巴亲吻了他的嘴唇,说道:“那好,你等我会儿。”前脚刚刚走出餐厅门几步,Lars就听见了非常清晰的杯子碎裂的声音,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剧烈疼痛起来,当他快步回到餐厅,就看见Sven一手撑着餐桌,一手捂着胸口,摇摇晃晃地站着,白色的瓷片碎了一地。
“Sven!!!”
Lars一把抱住他的同胞兄弟,那个人的身子顺势倒在他怀里,两人差一点同时摔倒在地。Lars按住心头狂跳,在Sven耳边说道:“Sven,你坚持一下,我去叫医生好不好?”说着便要起身,却在一瞬间感到一只手拽住了他的手。
“Lar……你别走。”
Sven急促地喘着气,他知道他要走了,却固执地睁着碧蓝的双眼,用尽最后的力气抬起手去摸Lars的脸。
“Lar……我爱你,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爱你。”
“我要回家了,我……在天上看你,等你。”
Lars把Sven紧紧抱在怀里 ,他的腿垫在Sven腿下,好像被一块碎瓷片扎到了,血流了出来,但Lars丝毫感觉不到,他心里太疼了,Sven挣扎的呼吸、心脏的疼痛,他确确实实能够感受到,他拼命吻着Sven眼角无意识滑落的泪珠,很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只有一句呜咽含糊的“Sven……”
Sven的嘴唇发紫,脸色如初雪舞动时分般白地宁静,他的眼神逐渐涣散,呼吸轻如鸿毛,最终,那一点点胸膛的起伏停止了,眼睛慢慢阖上,再也没有睁开。
他们都一样,唯独……

Lars在Sven离去后仿佛变了一个人,他似乎没有太多悲伤,很快回到俱乐部,每天没日没夜地刻苦训练,根本不顾自己是否会受伤,本来话就不多,现在更是沉默寡言。他的球技越来越精湛,但谁都看得出来,他的心死了。
夜里,训练结束,Lars回到家中,照例打开花洒,水流流过身体上的每一块肌肉,酸痛的肌肉和过度使用的关节叫嚣着,但Lars毫不在意,他透过氤氲的水汽看见镜子里映着自己的面容,或许是太过模糊,他看到的是Sven。“Sven,大约是我太想你了,我实在离不开你,你能不能回来,我感觉活不下去了。”
Lars腰间围着浴巾,水顺着背脊淋淋漓漓滴了一地,他打开冰箱,里面有昨日的三明治、香肠、牛奶和几块黑巧克力,Sven爱吃的。Lars默默叹了一口气,把手中的巧克力又塞了回去。
不用训练的早晨,Lars的生物钟让在六点钟就醒了,他做了两份早餐,一样的煎蛋、意面和牛奶,另一份放着自己对面,刀叉整齐。
饭后,Lars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视,世界杯过去一段时间了,但人们的狂热还没有散去,电视里播着《德国,一个夏天的童话》,开头,球员们吞下半决赛失利的苦果,在更衣室默然无语。Lars觉得自己的心情更加抑郁,他打开窗子,用力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阳光下灰尘在空气中缓缓游走,待回过头时,他注意到了床边的小柜子。
Lars再清楚不过,这个柜子里会放着什么,他不需要思考,就知道他的兄弟喜欢把秘密放在哪个地方。Lars慢慢走过去,单膝跪在地上,深吸几口气后,拉开柜门,果然,里面躺着一叠画,收的很整齐,每张右下角还标注了时间。画里面的场景各有不同,但人始终只有一个,Lars。有踢球的Lars,草坪上修剪花木的Lars,做饭系着围裙的Lars,在湖边沉思的Lars,还有…沐浴完擦着头发的Lars。在画里面还夹着一张小纸条,里面用Lars熟悉的笔迹写着寥寥数语:Lar,我一直在你身旁。
Lars,带着我的梦想,好好活下去。
……
Wenn Du traurig bist, dann wein ich mit Dir mit.
Wenn Du schläfst, dann träum ich mit Dir mit.
……
“Lar…Lar…你醒了吗?”Lars耳边回响着担忧的声音,他费了好大劲才适应刺眼的光线,睁开眼睛对上一张放大的、额头信号密集的脸,“Sven?”Lars猛的直起身子,全然不顾自己身上寸缕不着,右手粗暴地扣着弟弟的后脑吻了上去,舌头侵略地扫过对方的口腔,鼻子都碰在一起,另一只手环着弟弟的腰,紧紧搂着。当他们气喘吁吁地分开时,Sven惊讶地发现,他的哥哥满脸是泪。
“Lar,你怎么了?”
Lars无言,他不晓得怎么告诉弟弟,他在梦境里,经历了一次怎样的别离,幸好,这场梦醒了,醒来的他们不是十七岁的Benders,而是二十七岁。
“哥哥?”Sven额间的信号又强了一点,“你是不是梦到什么了?昨天晚上睡着的时候抱我特别紧,我一直怕压到你的伤口。”
Lars看着眼前穿着妥当的弟弟,心里涌起一丝异样的情绪,甚至分不清,哪个应该是梦境,哪个是现实,他低头看着自己,这具身体的的确确不是梦里十七岁的稚嫩。他觉得刚刚压下去的酸楚味又翻了上来,温柔地拉过弟弟,裸露的身体隔着衬衣抱着对方火热的身躯,把头埋在弟弟的胸膛上,听着身躯里规律的咚咚跳动,用没骨折的左手掰过Sven的左手,慢慢摸到无名指那枚和他手上一样的银色指环,松了一口气,还好,它还在。
“不要动,让我抱一会。我害怕了,我梦见我失去了你。”Lars说着,好像心有余悸一般,眼前又蒙了一层水汽。
“我从来没想过你会离开我,Sven,我害怕真的有一天会发生。”
Sven露出一种疑惑又释然的表情,他回抱着他的哥哥,说道:“怎么会呢,Lar,你的梦太过虚幻,我们一直在一起走下去。”
他们在20岁时,第一次离开彼此,经历了一段茫然的时间。也就是在那一年,Lars来到勒沃库森几天后,他们在狭小的公寓浴室里激烈地亲吻,把第一次给了彼此。当年的他们就是楞头小子,把自己和对方弄得大汗淋漓、直接倒在床上睡去,第二天又看着对方傻笑。在去年,一次酒后,Lars躺在床上抱着弟弟发热的身体,问他“你爱我吗?”在听到对方一句撒娇的“Ja~”之后把早就准备好的戒指套进对方修长的无名指上。现在,他们结婚快一年了,左手的无名指戴着一样的戒指,戒指内侧刻着他们两人的花体名字和生日。
“是啊,Sven,还好,我终于让你冠上我的姓。”
“哈哈哈哈有什么不一样吗?”
“有,当然不一样。”
“Lar,错过世界杯,错过欧洲杯,你后悔吗?”
“怎么会,无论去哪儿,我都会跟你在一起。”
Du bist das Leben, das ich lieb, Du hast das Lachen, das ich brauch.
Du bist der Stern am Sternenzelt und alles andre schöne auch.
Du bist die Kraft die mich umgibt, Du bist die Wärme bist das Licht.
Und was ich sonst noch alles brauch, das bist Du auch.
ich liebe dich immer noch so sehr
weil kein sinn mehr ist, wo du nich bist 

“Sven。”
“Ja?”
“Ich liebe dich。”

哈哈哈哈,今天520诶,吃了好多狗粮,我这个论文作业还没写完,马上要考试的人码了一天的字( ´ ▽ ` )来来来,让本德双子抚慰一下我的小心灵,自从上次看完B站剪的Du bist就跳进了坑,剪的真的超棒,Du bist成了我最喜欢的两首德语歌之一,还有一首是ich liebe dich immer noch sehr,这里顺便都用了几句。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