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兔今天也很可爱

德国队痴汉/阿花小兔太美/SDJ2大法好/APH永不毕业/米英/北欧夫妇

【本德双子】他们都一样,唯独(上)

本德家生了一对双子星,两张酷似的小脸,一样高超的足球天赋,让家乡的所有人羡慕。
“嘿,本德家的小子们,又去训练了?要把世界杯带到村里来哟!”
“妈妈妈妈,本德家的两个哥哥好像哦,我也想要两个这样的哥哥!”
他们十七岁了,他们从出生那天起就注定在一起。他们在足球上的天赋令人惊叹,他们什么都一样,唯独一点。
又是一次普通的训练,两组人员努力奔跑在草坪上,在一次激烈的拼抢中,Sven被对手铲倒在地。这个硬汉并没有马上站起来,也没有捂住什么受伤疼痛的地方,甚至,他就这么维持着脸朝下倒地的姿势。
“Sven,你没事吧?”附近的队友抓着Sven的胳膊想把他拉起来,却只是把那个略显沉重的身子顺势翻了过来,另一只手无力垂在身侧。刚刚跑来的Lars抬起Sven的后颈,把他托起来靠在自己肩窝的时候Sven微微睁开了眼睛,但只是那么一瞬,Lars听见了一句似有似无的“Lar…”之后,Sven又合上眼眸。Lars看着这样一张和自己那么像的脸,只是深沉如群星的眼睛并没有再次睁开。如果忽略那过分苍白的脸色,Lars一定会再一次惊叹造物主的美妙,他不是没有见过Sven的睡颜,他也不会说,他有无数次,和Sven挤在一张单人床上,把对方紧紧抱在怀里,亲吻他的额头,描摹他身上的每一寸。但是这个时候,他能做的仅仅是把Sven抱到队医那里,看着队医在简单检查后吩咐人马上送医院,他也被获准一同去医院。
Sven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他躺着病床上,身上盖着洁白的被子,旁边还有一些仪器稳定持续地工作,当然,还有不能忽视的,那个比他大一点点的Bender。
Sven的目光眷恋地划过Lars的眉梢、眼角,对方似乎由着天生的心灵感应,把视线从窗外收回来,对上兄弟含笑的眼神。Lars从靠窗的椅子上起身坐到床边,拿起床头放的杯子递给Sven,说到:“睡了那么久,你这个小坏蛋,医生告诉我你早该醒了。”Sven笑了笑,额头信号又强了一点,接过杯子慢慢喝着还温热的水,Lars似乎算准了,他这个点才会醒来。
他们两个彼此沉默着,心照不宣的谁都没有提起Sven的病情,尽管他们都明白,这不是什么好征兆。
Sven被确诊为严重的心脏病变,这个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先天原因,因为是同卵双生,Lars在医生的要求下也去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但检查结果表明,他的身体非常健康,心脏没有出现哪怕一点小问题。
Lars想起曾经有一次,他去一个训练营,有个小球员用稚嫩的声音问他说:“你喜欢你弟弟吗?”他的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微笑地答道:“如果我说不是,我还算是哥哥吗?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们什么都一样,可唯独......
Sven爱上了画画,每天。其实Sven在画画方面很有天赋,只是决定踢职业足球后,他就很少动笔了。Lars会在日常训练结束后匆匆忙忙赶到病房里,他的弟弟靠坐在病床上,手里拿着一叠白纸和一小截炭笔,不停地画着什么。Lars问过Sven画的是什么,但小的那个Bender总是摇摇头,说道:“这是我的秘密,Lars。”
他们本来是从没有秘密的,他们一起出生,一起长大,双子的本能让Lars知道Sven会把他的“秘密”藏在什么地方,但他绝对不会去看,他非常尊重他的弟弟,更何况,他们远远不止是普通的兄弟。
日子一天天过去,Sven像深秋的树叶一样衰弱下去,医生很明确地下了结论,这种病根本无法治愈,最好的情况是维持现状,但这对于一个要踏上职业道路的运动员来说,还不如要了他的性命。
“Lar……”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下午,Sven放下手中的笔,对他的孪生兄弟说:“我想回家。”

上课的时候,老师说某些遗传性癌症同卵双生子发病率特别高,于是突然来了脑洞。一方得病一方健康的双子会怎样走下去,写的很快有点粗糙,还有一半过两天再发。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