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兔今天也很可爱

德国队痴汉/阿花小兔太美/SDJ2大法好/APH永不毕业/米英/北欧夫妇

【典芬】遗忘(二)上

(二)上

瑞典的斯德哥尔摩,提诺到达这里才知道在他们逃亡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瑞典独立了,斯德哥尔摩自由了。古斯塔夫一世带着人民脱离丹麦的控制,也就是说,现在这个坐在王座上,神情坚毅的年轻人,是贝瓦尔德的新上司。“吾王。”贝瓦尔德向他下跪。“你回来了,贝瓦尔德。”古斯塔夫一世的声音里透露出抑制不住的喜悦。

“尊敬的瑞典王,您好。我是芬/兰。”提诺不卑不亢地向这个年轻人行礼,“您能告诉我,这些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虽然之前大概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提诺还是想听这个年轻人亲口说一遍。

古斯塔夫一世露出来点慵懒的神色,说道:“正如您所见,现在瑞典已经脱离了丹麦王国的控制,恢复自由,那个卡尔马联盟已经不存在了。”

提诺不置可否,接着问道:“那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古斯塔夫一世的眼神在高大沉静的贝瓦尔德和提诺之间来来回回看了几遍,这才又往王座背上依靠,饶有兴致地说道:“那我倒是想听听,芬/兰,你打算怎么办呢?逃了出来,到我的王宫……”

“芬/兰,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贝瓦尔德的声音依然是冷冷的,带有北欧特有的寒气和傲骨。

……

许多年之后,提诺坐在温暖的火炉边,小心翼翼地为火炉在添进一点新的木柴,红黄色的火焰照在那个人冷毅的面庞上,似乎染上一层红晕。他熟练地解开贝瓦尔德蓝色的外层军装,仔细清理因战争新添的伤口。在这个古老的房间里,他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漫长的白昼和不见底的黑夜,也在这里,提诺度过了没有贝瓦尔德陪伴的日子,逐渐将自己看成这座宫殿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待伤口清理完毕,他重新为贝瓦尔德披上常服,坐在他的对面,说道:“瑞先生,能不能为我讲讲南方的故事。”

世人皆知,在经历了短暂的混乱之后,又一位叫古斯塔夫的王登上宝座,这个人少年英才,精通多国语言,是一个军事天才,他带领瑞典迅速走出困境。最近,他娶了一位德国公主为妻。

提诺像一位普通的妻子,为自己的丈夫端来一杯热饮料,用无比温柔和爱意的眼神注视着他,期待他说话。贝瓦尔德的手边,随意散着一本镶金边的旧书,页脊的线已经脱开,封面上有一行提诺不认识的金色花体文字。大约也是什么日耳曼人的文字吧,提诺这样想着。

贝瓦尔德似乎发现提诺的眼神久久在自己身边徘徊,不由得看了一眼,拾起那本书,说道:“你不是想听南方的故事吗?那我就说说。我在欧洲大陆随着上司打仗的时候,听过许多那里的传说,就比如那里有一个磨坊,住着一位一只眼瞎的师傅和十二个徒弟……”

温暖的炉火似乎照的晚年不变的冰块脸有了一点轻微的、难以察觉的变动,随即又恢复过来,贝瓦尔德的语调依然不带多少感情:“我在南方,见到了巴本德雷尔·贝什米特*。他的国度美丽宁静,像世外桃源,那里的气候也不如我们这里寒冷,夏天很热,春秋温暖,冬天飘雪。不过,他打仗水平真的不行,我们的上司一路扬鞭策马直逼慕尼黑。十几年前,谁想得到,维京人能到达那里,只怕是丁马克先生也没料到吧。”

丁马克先生,提诺靠在贝瓦尔德的肩上,用双臂紧紧环住爱人腰身,心里还是不自觉的想起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他是独断、专横、跋扈、自大,但他看向诺子和阿冰的眼神里,充满了柔情。尤其是对待诺子,他愿意为了护住诺子,放弃一切,包括他霸主的地位。那如果有一天,瑞先生也像丁马克先生一样走向注定的衰落……提诺不敢想下去,宁愿沉浸在哪怕暂时的欢乐里。

那头沉睡千年的雄狮,发出了一声惊天怒号,而那个被预言注定成王的男人,用手里的鞭子狠狠抽打了这头狮子,驱使他走向王座。

冬日渐渐过去,春雪消融,在一场盛大宴会上,这个君王的孩子诞生了。孩子哭声响亮,头发浓密,有力地踢着腿,几乎让所有人以为这是一个男孩。然而很快,接生女士发现这个错误。古斯塔夫国王在错愕之后,欢喜地抱起这个孩子,欢呼起来:“这是我的继承人!”贝瓦尔德紧拉着提诺,向国王致敬,不同于国王由衷的欣喜,贝瓦尔德有隐忧,一个女性继承人在当时看来已经是无奈之举,年轻的王后出身德意志,不习惯于北欧的气候,身体不好,国王之前的孩子都流产或是夭折,或许他的一生,只能拥有这个孩子了。

那个女孩被国王取名为克里斯蒂娜,从小被视若男子抚养,她的外貌在幼年时即显现出与古斯塔夫极为相像。戎马一生的国王,要将江山交给这个小女孩。

*巴本德雷尔(Babendreyer)·贝什米特是我给巴伐利亚取的名字,纯属个人原创。取这个名字是因为这跟巴伐利亚的德语Bayern和拉丁语Bavaria都有点像O(∩_∩)O不要介意。

另外贝瓦尔德拿的那本书封面上写的就是德语。德语和瑞典语都是属于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都是日耳曼人嘛)印欧语系是影响最大、语族最多的语系,有日耳曼语族(英语、德语、荷兰语等)、拉丁语族(法语、意大利语等)、斯拉夫语(俄语、波兰语等),反正还有好多,芬兰虽然也是北欧的,但属于乌拉尔语系的芬兰-乌戈尔语族,所以差太多啦。不过芬兰的官方语言是芬兰语和瑞典语,呵呵呵我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还有(你是不是话唠啊)磨坊的故事就是“鬼磨坊”,原小说名叫Krabat,背景是德意志三十年战争,虽然看完电影后一直觉得故事和背景没什么关系。其实这个故事从瑞桑口里说出来不太科学,毕竟这个传说要流传开来肯定是要有时间的,在同时代去过德国的瑞桑讲出来是不现实滴,不过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实在想不出其他德国传说啦。电影的主演是大卫·克劳斯和丹尼尔·布鲁赫,啊呀丹布好帅好帅好帅,全程看脸,极力推荐,这小哥演过好多戏嘞,再见列宁、极速风流、无耻混蛋还有刚看的燃情主厨,被迷的不要不要的。咳咳咳,不好意思花痴犯了,本性暴露,我先去静静。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