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兔今天也很可爱

德国队痴汉/阿花小兔太美/SDJ2大法好/APH永不毕业/米英/北欧夫妇

【典芬】遗忘(一)

本文为历史向同人,有错误欢迎纠正O(∩_∩)O

(一)

阳光灿烂地洒在广场上,行人来来往往,惊叹着宫殿的精致恢弘,但在远处,两个人静静地坐着看着这一切,似乎天下之大,不过他们两人而已。终于,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开了口:“提诺,我想,我们是不是还能在一起生活,像从前那样?” 提诺·维那莫依宁脸上略过一丝嘲讽:“……从前?瑞先生,我们回不去了。”“是么,你看这王宫,历经数百年,我换了多少上司,但我们一起生活过的地方,一切如旧。”

 

若说初识,那还是在很久之前,丁马克先生的家里。提诺日复一日寄人篱下,那个时候的丁马克先生,还是相当有地位的。虽说丁马克先生没有对自己家中寄居的人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但寄人篱下的滋味绝对是不好受的。这时的提诺注意到了自己的同事们,其中有一位叫做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的年轻人让他格外留意着。这个人身材非常高大,有一头金色的头发,脸庞似刀削,五官硬朗,眼窝深陷,眼睛蓝的令他想起波罗的海。他大多数时候沉默寡言,只顾做自己的事,忙完了就摊开地图,陷入沉思。

16世纪就这样来了,这个看似牢固的家内部矛盾丛生,又一日,丁马克先生为了维持自己的地位,随同上司一起征战。

“提诺·维那莫依宁。”低沉的嗓音,冷酷凝重的脸色,提诺的内心是震惊的,在这之前,这个人几乎没有主动叫过自己。“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提诺这才注意到,他的同事,穿着严实的衣服,长皮靴,手里拿着一个包袱,显然打算出远门。

“去哪里?”提诺傻傻地问出这句话。

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的眼神飘向门外,暴风雪刚刚过去,未来几天,将是难得的好天气。“去……斯德哥尔摩。”

回忆起往事的时候,提诺总是想,当时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做出跟一个几乎不说话的同事一起逃走的决定,这或许就是命运的安排吧。松软的雪地里多了两排脚印,但他们知道,丁马克先生回来之前,他们就会像这两排脚印一样消失。

几个日夜过去,他们确信丁马克先生并没有追上来,就适当放慢了脚步,调整最近高度紧张的神经。提诺对自己的同事总是怀有一分警惕,毕竟他不想刚出了丁马克先生的家,就给眼前这个显得陌生的人当下人。

“瑞先生,我们现在是逃出来,可是我们四周不乏强国,真有点没安全感呢。”

“……”

“啊,不不不,我并不是说和瑞先生您待在一起没有安全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那个,我先睡了。”提诺没有等身边的人开口说话,赶紧把身子钻进了睡袋里,忙不迭合上眼睛。

北欧的夜里极度寒冷,提诺躺在睡袋里难以入眠。他不停地思考,就算丁马克先生没追上来,还会不会有人突然冲上来把他们抓去,他的同事又是怎么敢带着他,或许是一个累赘,就这样逃走,他内心腹诽着这个同事的冷漠,但眼前又不停浮现着他坚毅的面容,又悄悄睁开眼睛,只见一双海水似的眼睛正看自己,不由一声惊叫。

“哈哈哈,哈哈,今夜月色真好啊。”提诺迅速地把目光转向远处,似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根本不敢把视线挪回来。

“是么……”旁边那个人的声音依然没有一丝变化。

“哈哈哈哈,好像有点冷呢。”提诺的声音不受控制地颤抖着,但他知道,这并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害怕,害怕眼前这个人。

“是么?”

提诺的心里掀起滔天巨浪,果然,这个人还是不那么容易相处,当初怎么就头脑一热跟他出来了呢,想想如果一定要选择做丁马克先生和这个人其中一个的附属国的话,还是选丁马克先生算了,至少,至少不用每天面对这样一张冰块的脸,根本不懂他的心思吧。

正当提诺胡思乱想的时候,肩上一股铺天盖地的温暖突然袭来,睁开眼,身边那个冰块似的人把自己的被子盖在他身上,被子里还残留着那人的体温,不是寒冷,却是火热。两人隔得那样近,几乎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那样……暧昧。

“这样会不会好一点?”

不,他只是不太会说话而已,提诺这样安慰自己,这也就是或许,或许当他们见到北海的朋友们,贝瓦尔德称他为自己的“妻子”时,提诺虽然大惊失色,最后还是默认了的原因吧。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