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兔今天也很可爱

德国队痴汉/阿花小兔太美/SDJ2大法好/APH永不毕业/米英/北欧夫妇

发个小段子

“嘿,肉夹馍,你看我在国家队的造型帅吗?”

“……”

“肉夹馍,你都回德国了,我们之后还能常常见面的,你不开心吗?”

“……”

“那个,Kevin,如果我能顺利入选欧洲杯的大名单,然后能在欧洲杯的时候出场,赢得冠军,你会高兴吗?”

“……”

“你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Jule,我一直都很高兴,有时我在想14年的巴西是不是一场梦,我没有上场却赢到了金杯赢得了你。现在我肯定没有办法陪你去法国,但我会一直看着你。别让我失望,我知道隔壁也有好人。”

小兔子Julian在听到“赢得了你”的时候撇了撇嘴,却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怔住了。是啊,其实他们早就不是什么“隔壁”了,他在转会窗口关闭前压哨转会去了狼堡,他口中的肉夹馍先去了土耳其再回到斯图加特,鲁尔德比的黑黄和蓝白已经不会有他们。但是沙尔克和多特蒙德是他们两人最爱的地方,14年的夏天梦幻般美好,“土生土长的沙尔克人和狂热的多特蒙德人”的欢乐时光仿佛还在昨日,不过一载,早已是沧海桑田。

“肉夹馍,下次不要在乱扔东西了,不想想你多大了。还有,既然都回来了,也别想着进不进国家队,好好给斯图加特踢球,其实,其实红白的球衣也挺好看的是不是,别老跟人家球迷起冲突,毕竟,毕竟……”

“Jule,”Kevin在电话那头苦笑着截住话:“我比你还大五岁呢,不用像教育孩子那样教育我。你也注意,国家队和俱乐部都好好干,狼堡是个好地方,虽然他们的绿球衣是丑了点,不过很适合你度过现在的状态。别忘了你还要去豪门踢球,你可是17岁在德甲出场的天才……”

“好啦好啦,你真烦,别说的那么伤感,现在已经没有Benni会随时随地朝你爆发了,你小心哦别受伤,也别把电话号码弄成那样啦,拜拜。”

“好,拜拜。”

Kevin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迟迟没有放下手机,他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没说出口。他担心马上的联赛,Julian回到矿地比赛,观众会怎样嘘他,他还想说,夏天的欧洲杯,他会一分钟不落地看完,哪怕小兔子不会有多少上场机会。

他也很想说,当时光渐渐逝去,人们不再记得我们,请你让我去参加,你,和Lena的婚礼。

 

占个TAG

其实这是昨天晚上我睡不着的时候脑子里乱七八糟想到的东西,可能是因为昨天刷了很多DFB的图,看到了一脸霸道总裁的大比逗逼的二娃狐媚小猪还有闪过的小兔子,然后想起来十字反正是不会出现在欧洲杯上有点伤感。

很抱歉在这篇小短文里面夹杂了我一点瞎哔哔。有时候我在想血缘这种东西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我爸像我这么大的时候是一个足球的脑残粉,他最爱的马拉多纳带着阿根廷夺冠的时候他17岁,我最爱的德国队夺冠的时候我也是17岁。我妈说我小的时候我爸还是那个为了看球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人,不过在02年之后就再没看过球……大概是太伤心了。他从来没让我碰过足球,也没给我看过任何足球比赛,直到10年我自己看球,自己爱上德国队。巴西世界杯的时候有一次他给我讲起足球,我才发现他懂得是那样多。

就在去年的年初,我读高三,体育老师让我们体验了一把足球,几十个女孩子追着一只球跑,我记得我在半个小时里进了两球,一个开始一个结束,我的第一个进球第一脚踢在守门员身上,然后我马上补了一脚,那一刻,我想起K神十二年的坚守。足球是那样一个有魅力的运动,我们这帮平时就打排球的女生由我这个伪球迷指挥,每个人大汗淋漓却特别开心,我回家告诉父母,我妈来了一句,也许你是个踢球的好苗子,是我们没让你去踢。读了大学之后选体育课,我非常想选足球,不过看见足球课和我的课表冲突只能放弃。

回到我自己。我在2015年确实有很大感触,上半年差不多就在面对高考中度过,考完才发现,这不过是一个坎而已。暑假里我原本早就计划好了去德国和奥地利瑞士旅游,因为某些原因搁置了,我也不想过多讲这件事。然后就是欧洲发生了严重的难民危机,甚至波及到北欧一带,现在还可以看到这些后续的问题。恐怖袭击的隐患也直接导致我期盼一年的德荷友谊赛取消,也让我对这一两年内去欧洲旅游产生了动摇。9月份开始就是大学,读的是我一直想要读的历史。我记得老师问我说想不想考研,我说想,而且想读世界史。坦白来说,喜欢德国队,源于我对德国的喜爱,喜欢德国队又促成我对德国历史的研究。我相信足球不仅仅是一项运动,它的影响范围之广,影响力之深,绝不仅仅是在运动层面上。我相信伯尔尼奇迹的确使得德国在战后只过十年就走向复兴,我也相信89年西德出线东德被世界杯拒之门外让东德人将西德看成自己的主队,让这两个被水泥钢筋分开的过度重新用血缘与爱连在一起,当然,我更相信90年的意大利之夏敲响了两德统一的钟声。如今,第四个夺冠时间由06年变成10年再变成14年,如梦如幻,要知道,这是德国第一次以统一的身份赢得大力神杯。

14年过去,在15年,我经历人生最重要的考试,经历了重点梦想的破灭,离开家乡,挚友逝去整两年,以及自己身体突然出了问题。但也就是这一年,我突然明白,人生就是因为这样才精彩,永远不可能一帆风顺,失去什么也会得到一些东西,就像我最终还是读到想读的专业。这里有一点我迟到的对2016的话,对于我的2016,我只想说,当然要好好读书,对得起我的专业,记得高中时候最喜欢的事就是和基友同桌一起拿着地图研究哪里打仗O(∩_∩)O。也希望那些我爱的和爱我的能好好的走下去,我会一直默默关注着。就算没有当日的激情,也有细水长流的爱。我相信,足球是爱,不是恨。

最后嘛,其实我目前有三篇文在构思。一篇就是之前写了番外的DFB警局,一篇二战的同人文,以及一篇关于北欧典芬的同人,我会努力填上的,只不过速度会比较慢。我许多社交软件都是潜水的,不怎么发东西,很多时候写文都是自娱自乐,也经常写着写着就弃了。我之前有写过红男爵的一系列三篇长文章和关于阿道夫·加兰德和道格拉斯·贝德的一篇文,以后可能会转到这里来。我同学都说我很多地方就像个男生,而且是那种看起来很正经内心是个隐藏的逗逼,所以以后没准也会写写逗逼的风格。

如果有亲能看到这里,听我哔哔这么久那真是谢谢啦,祝这儿的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