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兔今天也很可爱

德国队痴汉/阿花小兔太美/SDJ2大法好/APH永不毕业/米英/北欧夫妇

DFB警局十字兔番外——其实正文还没写,一发完

写在文的最开始 

我开始写这篇文的时候,刚好知道小德转会狼堡的事情,那一天心情很糟糕。我不知道怎样描绘这种感觉,因为在这个高三结束的愉快的暑假,我为着小德是否转会尤文提心吊胆了好久,恨不得想,8月31号赶紧到来,赶紧关闭窗口吧,在看到小德新赛季为了蓝白奔跑的时候,我想满天或真或假的新闻都不会实现,但没想到,在最后,小德的确没去尤文,却去了狼堡。我一直以为,大矿绝不会让小德去另一个德甲俱乐部,将昔日从青训一手养大的球员转会给俱乐部的对手。我不知道当我再次打开电视机,看到小德回到蓝白的世界,为另一支球队而战时,是什么感受,同样,小德是怎么想。

我从来不曾想过小德会永远留在大矿,他还年轻,完全可以在更广阔的空间翱翔,离开从来不代表背叛,如果他在狼堡过得好,或者将来能去最顶尖的俱乐部一展才华,那培养他的沙尔克也一定会为他感到骄傲。我相信,他在这里长大,他爱沙尔克,不管现在,或是以后在哪里,既然他在狼堡能得到渴望的前腰位置,那我们能做的,唯有祝福。

不过到了现在,心情也已经平复。小兔子终将长大,他有一天会离开爱他的大兔子,去远方,追逐自己的梦想,然而大兔子和那片胡萝卜地对他的爱,并不会因此改变。小德离开了,但他的心里,想必依然会留着一片蓝白,Wir Lieben Dich这句话要早一点说,永远不要等到来不及了才后悔。

明天,太阳依旧升起,新的开端,愿你成长,至少在我心里会永远记得那个沙尔克的小兔子。再见,Julian。

 

开始

“Julian!Julian!”与来人长相相差甚远的软萌声音响彻德市第一医院住院部,在周围人的一片白眼中,Kevin总算在医护人员的指点下找到他男朋友住的病房,推门进去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他家男朋友惬意地躺在床上,背后垫了两个枕头,张嘴咬下Benedikt递来的苹果,Manuel一脸尴尬站在一边看着,看到Kevin进来,明显松了一口气。

“呃,Benedikt,Manuel,你们好,我……”Kevin小心的斟酌着用词,生怕某人突然对他咆哮,万幸的是,Benedikt眼皮都没抬一下,倒是Julian先开了口:“喂,肉夹馍,你不是来看我的吗,进来连问也不问我一句!”Kevin看着男友故意装出的气鼓鼓的神情有点想笑,但无奈朝着Benedikt那边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可不敢当着警花的面做点什么,不然小命难保。要知道当初为了和Julian在一起,他每天顶着震耳欲聋的咆哮声拼命展示保证对Julian的爱,加上Julian的坚持和Manuel的劝说,Benedikt总算勉强默许了。

“阿花,既然Kevin来了,还是让他们俩呆一会吧,我们不如先回去。”Manuel无比自然地去拉Benedikt,后者站起身,还不忘叮嘱Julian几句,什么检查结果一出来就告诉他,注意休息之类的,这才拉着Manuel离开。Kevin明显感觉到Benedikt经过他身边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脸照顾不好小兔子就给我去死,这不由让他在并不冷的天气打了个冷战。果然是个儿控,啊呸,弟控,都快赶上Manni他哥了,Kevin默默吐槽着,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坐到了Julian身边,伸手摸了摸男友棕色的卷发,在小兔子炸毛之前收回了手,柔声问道:“Hey,小兔子,告诉我你今天怎么了,我接到Bastian的电话时都快吓死了。”

三个小时前。

专案组副组长、心理专家Basti手举着个扩音喇叭,朝着举刀挟持人质的毛头小伙子抢劫犯灌了半天心灵猪汤后依然没让那个手不停的抖,吓得几乎腿软的小哥放下手里的菜刀,也不知是吓傻了还是真傻,最后只得由埋伏在门边的小胖子Mario凭借体重优势一击制服,乖乖铐上手铐,原本心情大好的小胖子正急着回去见他的Marco,突然感觉有重物狠狠压在他背上,弄得小胖子差点扑倒在地,

好不容易稳住重心回头一看,本应走在他后面的小兔子整个人伏在他背上,脑袋无力地搁着他的肩膀,眉头紧锁,双目紧闭,脸色惨白——竟是突然晕倒了。这货没受伤啊,小胖子顾不得细想,条件反射地大叫一声,被惊动的Basti赶紧将人送到医院抢救。

“就是这样,后面那些都是Benni告诉我的,”Julian耸了耸肩:“我真不记得那时候的感觉了,就好像突然就晕晕乎乎的,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醒过来就在医院,Benni和Manu看着我。”

Kevin挠了挠头皮,问道:“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没,真没有。”

……

然而不难受并不代表没事,晚间这对小情侣就知道了诊断结果,满脸风霜,面容慈祥的专家给了他们一个准确的答复:心肌炎。

“心肌炎,您别乱开我玩笑呀。”小兔子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神医爷爷,声音却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显然自己已经意识到这个事实,只是不愿承认而已。

早已看透一切的Wohlfahrt医生并未理会这个年轻人的质疑,说道:“像你这样年纪轻轻就患上这种病的人,每年我都会碰上几个,都自以为身体好得很,小毛病从来不上心,我问你,前几天有没有感觉胸闷或者胸痛?”

Julian嗫嚅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Wohlfahrt医生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那你怎么不早来医院看看?”

“我还以为只是这几天累了而已……”小兔子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好吧,弄成现在这样,你自己也得为身体负责,等出院了之后,一定要按时吃药,还有要有足够的卧床休息,等复查身体好转之后才能增加活动。年轻人,我必须郑重地告诉你,我知道你是一个警察,可能不想放下自己的大好前途,但是目前来看,至少短时间内,你别想着回到岗位,剧烈运动对你来说是致命的。”神医一脸严肃地警告着小兔子。

床上的Julian瞬间坐的笔挺,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医生,我以后还能有机会抓捕犯人吗?”

Wohlfahrt医生只是给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孩子,看你自己,如果你忍不住恢复期间冗长的烦躁,那你一生,只怕与这个职业再无缘分。”

 

简单的住院观察后,Julian回到了家里,一年之前,他还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Benedikt租住在这里,Benedikt和Manuel终于正式在一起后,身为巧克力酱公司总裁侄子的Manuel大手一挥,在紧邻他们家的土地上新建了一栋屋子和Benedikt住在一起,顺便为了讨好小兔子,提出可以为他付房租(尽管被Julian鄙夷地拒绝了)。虽说已经和Manuel在一起,Benedikt依然对这个弟弟特别关心,时不时去看他,好像生怕他弟弟会被什么人拐走(Kevin:你们看我干啥),对于Kevin,Benedikt虽然承认了他们的关系,但坚决不允许他在十点钟之后出现在这附近,发现一次吼一次,吼得附近的飞鸟都逃光了。但是这一次,已经十点钟之后了,Benedikt却罕见的没说什么。

废话,他弟弟需要一个保姆呀,男朋友用来干啥的,用来使唤的呀。万一Julian半夜突然发生点事情的话,没人怎么办,那他Benedikt总不能每夜留在那里或者把他接到Manu的房子里吧,毕竟那个是正牌男友,再说Kevin也不会同意的,只能这样了。

于是Kevin在警花曾经住过的房子里,开始了自己痛并快乐着的奴隶生涯。不得不说,在H组织被彻底清除干净了之后,DFB警局接到的案件明显少了起来,而且大多是一些并不严重的偷窃案件和什么邻里纠纷之类的,考虑到Julian在铲除H组织时冒着生命危险做了卧底打入内部,立下汗马功劳,警局让小兔子安心休养,并且知道内情的局长Löw同时也给予了Kevin更多的假期(这样当然会让与Kevin同组搭档的Lars和Sevn辛苦一些,但兄弟两人表示并不介意)。

 

起初,有男朋友可以呼来喝去,皱一下眉头都能让人紧张半天的日子,Julian还是很享受的。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漫长枯燥的生活,日复一日只能做一些轻微的运动,让他越来越觉得无聊,男友自然而然地成了出气筒。Kevin每次被咆哮的时候,都不由得想到,要说Julian不是跟Benedikt真有点血缘关系,打死他也不信,咆哮声震耳欲聋,姿势还一模一样,这不是遗传是什么!偏偏不咆哮的时候又软又萌,身高快一米九长得那么像兔子什么鬼。

因为年轻,Julian卧床休息的时间并不长,复查的结果也显示他的身体正逐渐好转,但周围人明显注意到,他的情绪非常低落,温暖世界的笑容似乎很久没有在他的脸上出现了。其实谁都知道原因,只是Julian自己不说,他们自然也不敢问。

星期天的下午,Benedikt和Manuel照例看过Julian后,这个小屋迎来两位受人尊敬的访客。

“Klose前辈,Kroos先生,你们来了。”Kevin忙把两人迎进来,一看表,果然老前辈特别守时,说好两点钟连一分钟也不差。

“Kevin,我说过的,不必用,Klose前辈这种称呼的,叫我和Toni名字就好了,大家都是同事嘛。”Miro笑着,脸上的褶子显得更多了,与身旁风华正茂的宽脸少年形成鲜明对比。是啊,时间,过的就是这么快,Kevin想。

说起Miro,那在警局是无人不知,与他同龄的人,大多已不可能冲在最危险的第一线,而这位老前辈,依然可以敏捷地在枪林弹雨中穿梭,可以稳稳地持枪击毙对方。而狙击手Toni,被人称作“大魔王”,年纪轻轻,曾手持一杆枪只身闯入毒贩巢穴击溃敌人,可以伏在地上两天两夜不动,只为一击中的。在清除H组织的行动中,也正是暗处的Toni最终一枪击中首犯心脏,救下了已经暴露的Julian,才使行动没有功亏一篑。

奇怪的是,Miro提出想要和Julian单独谈一会,只把Toni和Kevin两人晾在客厅。两人不由有些尴尬,尤其是Toni,周围充斥着低气压,脸更黑了,看着同样手足无措的Kevin,Toni表示暂时想不出一个话题作为开头。

“Toni,你当初是怎么认识Miro前辈的?”不喜欢沉默气氛的Kevin率先开了口,尽管说完他就特别想扇自己一巴掌,这句简直是废话,早早成名的Miro几乎每年去德市和周围几个城市的警校看年轻后辈们。

万万没想到的是少年老成的Toni眼中浮现出一层异样的神采,周围的低气压立刻消失了,似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用一种Kevin从未听过的语调说:“那年我十七岁,在德市最好的警校接受最好的训练,但我遭遇了低谷,压力很大而且总是不如别人,静不下心,挨批是家常便饭。直到那一天学长到学校来,他看了我们的射击训练,那么多人里我的成绩并不突出,他只对我说:‘孩子,我一眼看出来你是个天才,你会成为最优秀的警察。’我真是不敢相信,你知道吗,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学长的英勇,就决定要做一个警察,我最崇拜的人对我说我是个天才!从此之后我更加疯狂的努力,还作为优秀学员去国外学习了一年。后来我和学长一起工作,突击毒穴成功后,他说,Toni,你很伟大,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远不如你,我没有看错人……”

Kevin听着Toni难得打开了话匣子,心想原来被称作“大魔王”的人,和老前辈Miro的故事原来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时光倏忽而过,当Julian把Miro送出来的时候,已经一个半小时过去了。和风拂过,Toni金色的头发在风中有些凌乱,Miro温和的笑着,为他轻轻梳理好。Kevin自然地将门关上,故意忽视掉关上门的一瞬间,外面两个人牵起的手。

等Kevin关好门回头,他看见小兔子怔怔的看着自己,眼圈似乎有些发红。“Julian?”Kevin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啊,那个,Kevin,我累了先去房间休息一会。”说完慌张地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也没等Kevin回答就窜上了楼梯。

Kevin不明就里,还是喊道:“你别跑那么快,当心受不了,饭做好了我叫你。”等等,这是Julian最近露出的第一个笑容了吧。

锅里的胡萝卜汤咕嘟嘟地翻滚着,Kevin用勺子舀了一小勺尝了口,嗯,还不错,挺符合小家伙的口味,再放点盐。看着翻滚的汤,Kevin感觉自己的心情并没有平静多少,眼前又浮现出同事们的劝告。

“AHA,我跟你说嗷,这个喜欢人家嘛,一定要及时去追,不要等到人家孩子都能打酱油叫你叔叔了才后悔。追不到?那就死缠烂打,殷勤示好。哦,你是怕家长啊,那倒也是,毕竟霸王花不是乱叫的╮(╯▽╰)╭那你可以问收了霸王花的那只大号泰迪嘛……哎你……”其实是一只雪白的猪蹄隔开了萨摩耶搭在Kevin肩上的爪子,然后把萨摩耶拖走了。

“啊,喜欢一个人就要满足他的胃,这样他肯定对你死心塌地,是吧,sunny?sunny你先别吃了,配合一下嘛……”

“我们?我们可是从小在一起,不,还没生出来就在一起了,经验?经验是什么东西,我们有心灵感应啊……”

对自己的朋友,竹马,搭档一个个以劝告为名秀恩爱的行为,Kevin觉得心真的好累,都给我滚粗,这是警察局吗,都快变成恋爱咨询中心了,还有啊,那个眼睛特别大的,不要每天跑到人家民事部那儿蹭娃。怎么了怎么了,我不还是把那个傲娇兔子收了么,好吧,虽然是难伺候了点。

一边搅着胡萝卜汤一边想着猪队友的Kevin突然听见一阵刻意压低的脚步声,他发誓,他可以在一堆脚步声听出他男朋友的那个(当然也能听出Benedikt的),何况现在家里只有他男友一个人。Kevin清楚地知道Julian现在就在厨房门口,但迟迟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两个人就这样奇怪地僵持着。

脑中飘过一万种开口方式的Kevin听到了一些不应出现的细微声音,仔细听来,竟是轻微的啜泣和抽噎。这时的Kevin也顾不得他还没想好的开场白和仍旧翻滚着的萝卜汤,转过身来,可不是嘛,他的男朋友,昔日年轻高傲的小兔子低着头站在他身后,眼睛红红的(这让他看上去更像一只兔子了,当然现在Kevin顾不上这些)。Kevin感到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人狠狠抽了一下,忙一把抱住他视若珍宝的小兔子,感觉怀里的人无力地挣扎了两下,就乖乖地被他抱着,很久之后,Julian才带着哭腔说:“Kevin,我是不是太没用了,这么一点挫折就受不了,还要你每天照顾我,做我的出气筒,真的对不起……”

Kevin从没见过Julian哭泣的样子,在他,和众人的印象里,Julian骨子里有一股征服世界的傲气,即便是在被H组织作为人质,命悬一线之时,眼神仍然明亮,即便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看到心疼地不行的Benedikt的时候,依然是微笑的,用十个指甲破损的手向众人示意放心。而现在,这个骄傲的年轻人安静地靠在男朋友的怀里哭泣,或许在最亲爱的人身上,他可以卸下一切坚强,把最柔弱的一面展示出来。

“哦,我的Julian,我的宝贝,我是最爱你的人,我比你的哥哥更爱你,我比世上一切人更爱你,你知道吗?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和你在一起,永远不要说对不起这些话,我爱你,是你给我尝到了爱情的甜蜜,你很完美,所以,我会一直陪伴你,不管遇到什么,我们会一起面对。我们还要经历大风大浪呢,怎么会在小河沟里翻船,你听到了吗?”Kevin轻轻揉着小兔子柔软的,打着卷儿的棕发,他嗅到了清香的洗发水的味道,但他知道,Julian身上带着的气味,比这更美妙一百倍,他捧起Julian的脸,虔诚地吻在眉心。

“你什么时候学会了那么多情话,真是的。”Julian喃喃地说着,“Kevin,我也爱你,一直一直爱你。”

他们在厨房,氤氲的水汽里互相亲吻着对方的嘴唇,彼此抚摸着对方的身体,一切的不愉快,一切的烦恼都会过去,不是吗?但还有一生要经历,还有一生的时光相爱,这不就够了么。Kevin努力克制着自己把Julian抱起来回到房间XXX的念头,原本Benedikt对他们就盯得很紧,要是让他知道他在这个时候和身体还未复原的Julian那啥的话,他能保证明天的太阳一定会……照在他的坟头。

当他们分开的时候,Kevin注视着恋人脸颊上的红晕,衬着白皙的肤色和可爱的小雀斑,还有鲜红的嘴唇,诱惑!“噢,Julian,你可真美。”Kevin不得不克制自己,小家伙的心脏还受不了呢。

然而最终破坏如此美的场景的还是小兔子突然的一句怒喝:“Kevin Großkreutz!锅都给你烧干了!你还我的胡萝卜汤!”

第二天的朝阳跃出地平线洒向万点金光,躺在床上补觉的Kevin被一阵魔性的声音惊醒。“哈哈哈,Kevin快起床啦,你个懒虫,太阳晒屁股喽。”然后是枕头打在自己身上的声音。Kevin睁开迷糊的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小兔子脸上一个大写的“帅”字和明快的笑声。“Julian,你这个小坏蛋。”Kevin笑着,一把抓住Julian的胳膊,扳过对方的脸给他一个早安吻,Kevin明显地感觉到,亲吻的时候小兔子是笑着的,尽管他的胳膊还不依不挠地打着自己。终于,不懈的Julian成功把自家男友踹下了床:“你,快点去刷牙,然后给我做早饭!”Kevin忙不迭地说:“是,遵命,小兔子。”他回头时,看见Julian依旧坐在他的床上,长腿从睡袍里露出来,神情里带着自得与满足。

“看什么看,快去!”

 

当然,余下的日子,Kevin继续充当着Julian仆人兼男友的角色,不过这一次,这个温馨的小屋不再散发着阴郁,沉闷的气氛,取代的是无尽的欢笑。看着宝贝弟弟脸上的笑容又回来了,Benedikt的脸色也好了不少,至少不会对Kevin怒吼了。生活,还是会给你意料之外的惊喜。半年之后的复查,Julian的身体状况一切良好,心肌炎的症状消失了不说,还比原来壮实了一点,连神医爷爷也不由惊叹,感慨年轻人身体就是好。知道这个结果的Kevin和Julian只是相视一笑。

雪花静静地飘落在人间,从医院回来的路上,两个人手牵着手,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对面街头花花绿绿的彩灯。Julian搓着手,又呵了一口气,说道:“下雪了呢,马上又要过圣诞节了。”Kevin看着小兔子,把他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答道:“是呢。”

“Kevin,我不会再哭了。”小兔子把头靠在Kevin的肩上,在他耳边说道。

“啊,什么?”Kevin一时没反应过来,转头对上Julian有些严肃的表情。

“我说,我不会再哭了,因为我相信,只要你在我身边,没有什么事可以让我哭。那天Miro前辈跟我说,Toni为他付出了很多,而Kevin对我付出的远远超过Toni,我应该好好珍惜。Kevin,我爱你,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我最珍贵的回忆。”

Julian直视着自己的恋人,一字一句地说。

Kevin看着笑起来可以温暖整个世界的男友,轻轻的吻着他的嘴唇作为回应。

“是的,我的小兔子。”

The end

小剧场

“快点,Kevin,赶紧的呀。”

“你确定?Benedikt知道还不把我打死。”

“Benni早就承认你是他弟媳了,哈哈哈O(∩_∩)O再说出了事藏到Manu身后就好了嘛,反正他那么胖。”

弟媳什么鬼!明明是女婿!

“给我关灯啦,笨蛋!”

“阿—嚏。”隔壁房子里的Manuel摸了摸鼻子,明明暖气开的很足啊,不管了,今天Benni开心,可以随便吃Nutella,真棒。

 

越写越怪哎,还是发了再说。正文当然就是如何剿灭那个啥H组织的事啦,然而我其实已经写了两章的,但手一贱忘了保存,然后就……没了。那先存个坑吧,马上去读书了,看我还能不能填上。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