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兔今天也很可爱

德国队痴汉/阿花小兔太美/SDJ2大法好/APH永不毕业/米英/北欧夫妇

[大小兔]碧空8(完)

8

1945年初,阿登山区。Höwedes举起了手,向英美盟军投降。投降的一刻,他感到无比轻松,这个延续十数年的错误,终于可以结束了。

战后,Höwedes在美军的战俘营度过五年时光,直到1950年被释放回国,此时的德国,已经分裂。

Höwedes决定远渡重洋去南美洲,虽然他心中和Draxler一样喜欢北欧的宁静,也承认在北欧度过一生最好的时光,但那里埋葬了他爱的人,他实在没有勇气去面对那里,宁愿躲得远远的。出发前一段时间,他犹豫再三,去了盖尔森基兴。循着记忆,他回到他和Draxler童年生活的地方,经过战火的洗礼和战后重建,这里奇迹般几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走过当年的街道,往事一幕幕浮现。

经过Draxler童年的家时,Höwedes忍不住朝里看了一眼,只见一个孩子正在院中玩耍。多像小时候的我们,Höwedes自嘲地想。而当孩子的脸转过来时,Höwedes突然觉得像是被一道闪电直接劈中,几乎站立不稳,因为那个孩子,太像幼年的Draxler,无论外貌,神情,简直是Draxler的翻版。一旁一个30岁上下的男人正慈爱地看着玩耍的孩子,显然注意到这位不速之客。Höwedes怔怔地看着那幢屋子,直到孩子的父亲走近,问道:“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Höwedes回过神来,眼前的男子笔挺的站姿暗示着他原来是一位军人,虽然看起来历经风霜,还是和年轻的Julian有一种说不出的相像。

Höwedes试探性地问道:“先生,恕我冒昧,请问你姓什么?”

“Draxler。”

Jule,如果可以,我情愿时光永远留在我们年少的时候,我不会再离开,我会陪你长大,和你一起面对生活的风风雨雨。如果你想,我们就去北欧,去赫尔辛基,去过只有我们两人的生活,我会永远保护你。

Höwedes没有再说话,只是木然地转身离去,头也不回地离开他生活多年的街道,离开盖尔森基兴,离开德国。那一天的候机室,人们惊异地看见,一个不再年轻的人突然放声大哭,但没有人敢上前劝慰。

这世上,有很多的Julian,也有很多的Draxler,但Höwedes的小兔子,永远只有那么一个。

“Benni,对不起……我想让你注意我……”

如果战争结束了,你我都活着,你愿意和我一起在这里生活到老吗?

千年易过,我对你的爱永远不变。

The end

 

关于另一个结局

我设置的另一个结局是小兔子因为北欧恶劣的气候导致旧伤复发,复员回到德国。阿花留在驻地,德军被芬兰军队驱逐后回国,德国投降成了战俘。阿花被释放后到盖村却找不到小兔子,想起了曾经的约定就去了北欧。电视里正直播伯尔尼奇迹,阿花一转头看见了坐在轮椅上(不要问为什么坐轮椅,不坐轮椅怎么复员回国)对自己笑的小兔子。德国在上演复兴的奇迹,而对于历经沧桑的他们而言,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其实还是挺难过的,最后把小兔子写死了,希望兔爹不要打我(咆哮花:哼哼,你死定了)。这可以算是两个人都喜欢对方,但都怕自己没法在战争中活下来所以不敢说,而小兔子死前把自己的秘密说了出来,带着遗憾离开兔爹。倒是小兔子失踪的哥哥最后活着回来,勾起兔爹心酸的回忆。

另外曾经一位亲@桂花鼻涕糊 提到的二战梗,不喜欢戈林,其实我也一样啊,总的来说,戈林的确蠢(⊙o⊙)…不过他是一个很优秀的飞行员,从飞行技术方面而言的话。戈林并不适合做一个指挥官,就像恩斯特·乌德特(一战德国第二王牌,二战时的上将,力排众议选择斯图卡式轰炸机,闪击波兰成功有他很大的功劳,但由于很多问题于1941年自杀)一样。将戈林作为整个空军的领导,授予他高于其他任何元帅的帝国元帅军衔,我觉得是不合适的。在二战时我最佩服的国家其实是芬兰,所以这篇文写的时候把兔父子私心放到了芬兰,一个小国,敢于和比自己强大数十倍的大国相抗,是非常伟大的,芬兰的曼纳海姆元帅亦是希特勒一生为数不多的敬佩的人,无论芬兰在与苏联抗衡数月战败后不惜加入轴心国,和曾经偏袒苏联的德国为友,还是私下与苏联和谈驱除北境德军,都是为着自己民族的独立,无可指责。他们始终追求中立,但两边的大国却逼着他参与战争,一场苏芬战争,二战成功保持中立的瑞典仅宣布为非交战国,为芬兰提供大量援助,有三分之一的瑞典空军放弃军衔为芬兰而战,甚至客死他乡,挪威,丹麦也有志愿军参战,人心团结胜过武器强大。

好吧,我的第一篇文结束了。话说其实我挺萌新花和十字兔这两对CP的,这次的文……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用了这对,昨天做梦梦到一篇非常跌宕起伏的新花十万字文,情节真心够刺激,或许我下次就用这个脑洞啦,哈哈。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