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兔今天也很可爱

德国队痴汉/阿花小兔太美/SDJ2大法好/APH永不毕业/米英/北欧夫妇

【午安组】Danny

虽然正文里没有写,但就是ABO设定哦,有生子,雷者就表看下去了。

peter还是有点懵,自己不过是崴了脚,怎么就多出个孩子了?
1945年的春夏之交,战争结束后,他的丈夫、王牌飞行员collins回到他身边。虽然受了好几次伤,总算侥幸活了下来,也没缺胳膊少腿。为了更好陪伴自己的伴侣和孩子,collins成为一名教官,每天的工作仅仅是指导年轻的飞行员们罢了。
没错,1942年,在相遇的两年后,peter为collins生下了一个漂亮的男孩,取名为Danny。小Danny错过了太多和他daddy相处的时间,collins自然不会放过接下来的的每一分钟。日子安安稳稳地到了1947年的夏天,peter连着几天觉得自己有些精神不济,又不怎么想吃东西,collins好几次想拉他去医院都被拒绝了。开玩笑,他前些年还在海里捞人,怎么会轻易生病?
peter没有等到被强行拉走去医院的那天,因为不久后的一天清晨,他洗完澡漱口时莫名觉得一阵恶心,好不容易撑过去之后在楼梯上一脚踏空,虽然不至于立刻滚下楼梯,可还是崴了脚。这次他无法拒绝他的丈夫把他小心翼翼地抱去看医生,还啰嗦了一路。collins不放心的又拉他去询问了最近的反常征兆,分明看见戴着厚厚眼镜的医生明显翻了一个白眼,问他是否怀孕。
这么说好像是和刚怀着Danny时候的症状有些像...emmmmm什么?怀孕???
拿到确诊报告的peter彻底懵了,而另一边陷入狂喜的collins开始被医生一顿训斥。
“他怀孕了两个月你还一点都不知道?怎么做他丈夫的?看你们年龄也不算很小,难道是之前没生过孩子?”
“不是,有一个孩子了。”
“啊?那是你傻还是他傻还是你们都傻了?一点为人父母的责任都没有?那他之前怀孕怎么过来的?啊?”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问题。”
... ...
“sweetheart?”collins在回去的路上帮peter系好安全带,柔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不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
他们相识于战争,或许是因为那句“afternoon”太过于温柔,让peter沉溺在那双醉人的蓝眼睛中,又或许是那天下午的红茶太过香甜,collins几乎忘记了他刚从死神手里争得了性命,他们很快就相爱了。虽然该死的战争让他们无法相守,但在1941年,collins向peter求婚了,在一次短暂的休假里,collins为peter的手指套上了一生的约定。原本,peter打算去参军,做一名地勤人员,但就在婚后几个月,他怀上了Danny。吃紧的战事让collins可怜的一点休假也失去了,在怀孕到生产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他甚至没有见过peter一面,就连生产都无法陪在伴侣身边。在战争开始出现曙光之后,他回到家里,看见peter逗弄怀里的婴儿,逆光中向他露出微笑,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正是为了peter和儿子,他活着走出了战争,但在他每日见到儿子稚嫩的小脸,心里还是会涌起难以消弭的愧疚。
“Hey,collins,你在想什么呀?我和Danny为拥有你这样的丈夫和父亲而无比幸福。”peter抬起双眸,那双蓝色的眼睛依然如大海般深邃,从相识开始,这双眼睛里藏着的爱意只增不减。
“可是我没法陪在你身边,就连你生Danny的时候...我不敢想象你是怎么熬过来的。”collins的指尖拂过爱人的金发,把滑下来的那一缕绕到耳后。
peter笑了,捉住那只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你忘了那是战争?如果德国佬跨过英吉利海峡,即便你在我身边,哪里又有家?是不,我们的空战英雄爸爸?”
collins感受着手下依然平坦的触感,几乎要落下泪来,趁眼泪还没掉下来之前亲吻了他的男孩,在分开的时候,他发现他的男孩眼里一样含着泪水。
peter生Danny那年还很年轻,这次怀孕也不过27岁,骨子里还是有男孩的一点点傻气。可collins不敢再出一点差错了,伤筋动骨得几个月才能好全,于是理所当然的,他每天必须抱着peter走下楼梯,禁止一切可能影响脚伤恢复的事。转眼就10月了,秋季悄然来临,peter腹中的小宝宝快五个月了,小腹有了个明显的弧度,红毛衣几乎无法遮盖住。peter总觉得脚伤已经差不多了,但collins坚决不让他多走一步。

“Danny!不要撞到papa的脚!”collins对着一股糖一样扑进peter怀里撒娇的儿子说道。
“没事啦collins,不用这么小心。”peter一用力将儿子抱起来,小男孩朝着他的daddy做了个鬼脸,凑在peter的腹部认真听了听,问到:“papa,我妹妹什么时候能和我玩呀?”peter双颊泛上一丝红色,微笑的揉着儿子柔软的金发:“很快啊,等冬天一过你就可以看见妹妹了。”
Danny兴奋不已地拍着肉乎乎的小手,这话他已经听了好多遍,但每次听到还是一样雀跃,掰着手指头说道:“那我见到妹妹,就...就把最好吃的东西给她,还要天天和她玩。”
冬天快过去吧,collins看着在日历上又划去一天的儿子,这样想着。
这天的太阳似乎永远透不过厚重的云层,collins觉得自己的肩膀隐隐约约痛了起来,大概又要下雨了吧。英伦三岛气候温和,却几乎没有见过连续的晴天。战争留给collins的除了功勋与荣耀,还有一身伤痕,肩膀那里的一处旧伤每到阴雨时常疼痛,似乎在刻意提醒战争的存在。可是这里的日子,有几天不是在下雨呢?
“peter,我去看看院子里的花木。”collins对着自己的爱人说道,“Danny,你赶紧把饭吃了,长高了好陪你妹妹玩。”Danny听了摇摇晃晃地从peter身上下来,到旁边奋力地扒拉着自己的伙食。
后院的低矮植物在collins的精心料理下长势喜人,到了秋季需要常常打扫落叶。peter虽然喜欢养花花草草的,却一直不怎么料理,所以战争岁月里后院一直乱糟糟的,collins回来后花了不少的劲才把它们修理好。草木的清香有时随风飘来,沁人心脾。collins把落叶笼在两旁,手执剪刀仔细看着他的植物们,他清楚每一种花木的脾性,知道哪种要多浇水,哪种不能常被晒,就像他了解他的伴侣。
“嘶。”collins按着自己的肩膀,大概是今天抱了peter下楼,又搬了一个新书架的缘故,这疼痛虽不剧烈,却难以忽视。他微微抬头舒展身体,想要强忍过去。
屋内的peter站在窗边看到了这一切,他并非不清楚爱人正在忍受疼痛,每当不舒服时,collins会找个借口逃离一会他的视线,等回来又若无其事。peter望着厚重的云,决定出去看看。
才走了两步就被一只手抓住衣角,peter知道那是他的Danny,于是蹲下身与儿子平视,刚好对上孩子的蓝眼睛。
“Danny,你接着吃饭吧,papa去看看daddy。”peter轻扶着儿子的肩膀说道。只见Danny微微摇了摇头,语气稚嫩而认真:“daddy说了,不能让papa离开Danny的视线。”
“是么?”peter有些忍俊不禁,吻了吻儿子的额头,“daddy真的这么说?”
小Danny用力点了点头,一字一句地重复:“daddy还说,如果我不在,要看好我的媳妇,你记住没有?”Danny摇头晃脑,口气和他的父亲几乎一模一样,透过儿子,peter仿佛看见collins和小男孩说这句话的样子,他几乎一刻都不能等了,含含糊糊地说道:“Danny,papa只是去看看daddy,就在daddy视线里了对不对?”
蓦地起身还有些晕眩,眼前闪过短暂的黑暗,又觉得朦胧,一定是怀孕的人太多愁善感,peter这样想,我这样一定太丑了,竟然因为一句话就想哭。距离脚崴了已经过了快三个月,虽然走路还是很小心,但脚伤着实好的差不多了。
后院的小径的落叶整齐堆叠在两旁,微风吹过又有几片树叶簌簌落下,花园的主人站在一棵小树边上,额前的金发凌乱地贴着。他的眉心轻蹙,仿佛在忍受什么。
collins觉得自己的反应真是越来越迟钝了,直到一双手从后面环住他的腰腹,隆起的肚子顶在后腰,他才恍然意识到自己的伴侣已经在他身边。环在腹部的那只左手无名指的戒指散发出柔和的银色金属光,一如他把它戴在那个人手上的那天。
“My love。”collins调整了两人的位置,讶异的发现他的爱人眼圈泛红,于是用指腹轻轻拂着爱人的面颊。“怎么了?”
“没有什么,我亲爱的飞行员爸爸。”peter把头埋进collins怀里,“就是能不能问问你,以后下雨前就不要搬什么重物了,省的不舒服。”
“是么?”collins笑着摸了摸爱人的金发,身高和体型的差距让他可以轻易地环住对方,亲吻peter的发顶。
“还有,不要把我当成一个易碎品啦,又不是没脚走不了,天天被你抱来抱去的,我都胖了这么多。”peter的声音闷闷的。
collins将怀里的人拉开,搭着peter并不宽厚的双肩轻轻捏了把,还是那么瘦,背部蝴蝶骨凸出,只是脸颊比以前略微丰润了一点。
“peter,my love,我欠你太多了,余下的日子,我不会让你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不,我很幸福,只要能一家都好好的,我就特别高兴,比起farrier,我的哥哥,还有在战争里失去挚爱的人,我们何其幸运。”
“babe,你说的对,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幸运。”collins才想起来自己的宝贝竟然出来了,视线略下移,看见了peter白皙的脚踝,大约是走得急,他没有穿袜子,拖着家里的拖鞋,一截脚踝就这么裸露在空气里。collins蹲下身子,捏了捏peter的脚踝。
“你脚还没好全,别着凉了。”说完还恶作剧似的吻在了脚踝处。
“collins!”peter嗔怪地用脚踢了一下爱人,语气里却像是浸满了蜂蜜的甜味,随即便被自己的丈夫轻托着下巴。他们在后院接吻,peter的嘴唇还是这样甜美,每一处纹路都被细细描摹过。当他们分开时,peter还在傻笑,马上觉得身子一轻——他的双腿被另一个人牢牢抱在臂弯。
“放我下来,collins。”男孩微微皱了眉头,担心地看着collins的肩膀,一只手去揉着有些硬的肌肉。
“babe,你还是这样轻,一只手就能托起来,hey,hey,别动宝贝,我闺女该不高兴了。”peter无奈地环住对方的脖子,一抬头恰好瞧见儿子站在后院门边朝他们挥手,顿时脸红到耳根,低声说:“还不赶紧走。”
“遵命。”

“Danny睡着了?”peter瞧见collins回来,放下书支起身子。
“是的。”collins躺到peter身边,吻了吻peter的小腹,晚上换过睡衣,腹部的形状更明显了,柔和的灯光打在peter脸上,细纹悄悄蜿蜒在眼角,“那我们的小女孩是不是也要睡了?”
peter微笑着戳了戳collins藏不住的酒窝,说道:“可能还要过会吧,她还在闹腾,今天Danny让你讲了什么睡前故事?”
“嗯...他问我是怎么遇见你的。”
“那你怎么说?”
“我说,我从水里被捞起来,看见一个天使朝我笑,那个人就是你的papa。”
“油嘴滑舌。”peter忍不住噗嗤一笑,拉过collins解开了他睡衣的纽扣,露出那具躯体上的伤疤,一手在collins肩头力度适中地按揉。
“collins,受过这么多伤一定很疼吧。”
“都过去了,宝贝。”
peter突然吻上那道伤痕,那里曾经被一块弹片嵌入,至今未恢复平整。
“我爱你,爱你的一切。”
“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直到我们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头。”
“我也是。”
“Dood night,peter。”



在连着失眠几天后突然撸的文,文笔差轻拍🌝脑洞源于我的一位同学,脚崴了每天得有人抱着下楼,而且反反复复拖了差不多两个月才好的。我给午安组的儿子取名叫Danny单纯是因为我挺喜欢《珍珠港》里的故事,所以按主角的名字取了。按照设定,peter这次怀孕的时间是5月末,也就是敦克尔刻撤退的时候,距离他们相遇大概恰好7年。另外法哥没能活到战后【对不起法哥我其实也很喜欢你】,collins虽然活着,但战争给他的那一身伤时时影响他的生活,他内心有恐惧自己可能会死的比较早,无法陪伴peter走完一生。他对儿子说的话,其实也是暗示,如果哪一天他先离开,让儿子能够好好陪伴peter。

评论

热度(17)